從陝西來京務工 自稱剩女壓力大 警方通過郵件找到其暫住地 苦勸1小時化解危險
  法制晚報訊(記者 張雷) 8月30日凌晨2點,年僅28歲的女孩兒何某因為無法承受家人逼婚的壓力,吃下了31片安眠藥。萬幸的是,民警及時趕到,勸說她放棄了輕生的念頭。經過急救醫生的檢查,何某的身體並無大礙。
  接警故事   女孩兒凌晨服藥輕生
  報警人:110嗎?快點兒,我的一個朋友在北京喝安眠藥自殺了,快,快!我知道的時候已經過去4個小時了,怎麼辦?
  接警員:現在告訴我女孩兒的地址,叫什麼名字,我們馬上派民警過去。
  報警人:我也沒有辦法聯繫她,因為家裡人都在陝西,也沒有辦法趕到,現在都急瘋了。
  接警員:有大概的地點和家人的聯繫方式麽?
  報警人:有,有。應該在新發地,具體地址不清楚。女孩叫何某,今年28歲。陝西人。
  接警員:好,民警馬上就到,請您保持電話暢通。
  通過郵包  找到女孩兒住址
  8月30日6時許,110接到周女士報警稱,她的一位女性朋友何某在凌晨2點左右服下大量安眠藥,目前無法聯繫,生死未知。
  6時12分,民警輾轉與女孩兒家屬取得聯繫。然而何某親朋都在陝西老家,都不知何某在京具體地址。
  “那你們與何某有沒有信件來往?或者何某有沒有往家寄過什麼東西?”經過民警提醒,何某父母想起何某曾郵寄包裹回家,通過包裹信息,民警終於得知,何某就居住在新發地一個老舊小區的居民樓二層。
  與此同時,999急救車也趕往女孩兒居住地,準備隨時進行搶救。
  然而,當民警趕到時,卻發現屋子的防盜門緊鎖。無論民警怎麼敲,裡面都毫無反應。民警隨即聯繫物業,可物業部門也表示沒有房屋的鑰匙,無法開門。
  最終,趕到現場處置的值班副所長高國峰拍板決定,聯繫消防支隊準備破門。
  6時30分,就在消防人員準備破門時,房門卻自己打開了。
  民警告訴記者,見到何某的時候,何某穿著一件睡衣,正蹲在地上整理藥品。說話的時候語焉不詳,暈暈乎乎,似乎安眠藥的藥效還沒有過去。走路也沒有力氣,搖搖晃晃,有的時候甚至還需要扶著牆壁。
  何某一開始並不承認自己吃了安眠藥,直到民警從柜子中翻出她吃剩下的藥盒,她才承認自己在昨天晚上服用了31片安眠藥。
  999急救醫生立刻給何某做了檢查,萬幸何某的身體並沒有大礙,只是精神需要一段時間恢復。
  輕生只因無法承受逼婚壓力
  “年紀輕輕的,為什麼要服藥自殺?”面對民警的詢問,何某“哇”地哭了出來:“我不年輕了,已經28歲,是剩女了,家人天天逼著我結婚,可我現在什麼都沒有,怎麼結婚……”
  “昨天晚上吃了藥之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,今天早上才醒過來。覺得自己活著一點兒意思都沒有,跟行屍走肉一般。我現在什麼都沒有,讓我怎麼開始婚姻生活。我不敢給家裡打電話,每次一打電話他們就讓我相親、相親。我怕,我真的怕。”何某哭著告訴民警。
  民警告訴記者,在勸說的過程中,何某一直不敢給家裡人打電話。她總強調自己是剩女,其他28歲的姑娘甚至連孩子都有了,可她自己卻一事無成。
  隨著溝通的深入,何某也向民警訴說了自己的壓力。何某說:“每次回家,所有人看到我的第一句話都是,你什麼時候找對象,什麼時候結婚。我真的受不了。”
  因為心情憂郁,曾經做過賓館收銀工作的何某,已經很久沒有上班,只能暫時借住在朋友家裡。
  8月30日凌晨,鑽進牛角尖的何某覺得活著也沒有意義,就拿出了兩盒安眠藥,一口氣吃了31片。
  “我的心理壓力太大,我承受不了,甚至都覺得自己得了抑鬱症了。也許死是一種解脫。”何某說。
  民警勸說  打消輕生念頭
  “28歲還年輕,以後有的是機會成家立業,家人催促也是為了你好。因為知道你服藥的事兒,現在你父母家已經急成了一鍋粥,給家人打個電話報平安吧。”面對哭泣的何某,民警們一邊勸說,一邊鼓勵她給父母打個電話溝通一下,舒緩壓力。
  在民警長達一小時的勸說下,何某和父親通了電話。電話中,何某哭著告訴父親,“我的事情你不要再管了。”
  民警雖然聽不清楚她父親的話,但從焦急的語氣中,也能夠聽出父親的關心。
  面對父親和民警的勸說,何某陷入了很長時間的沉默,情緒也很快穩定了下來。最終表示自己不會再乾傻事。
  文/記者 張雷
創作者介紹

中古二手餐飲設備

td71tdrlv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